长租公寓_房屋租赁_房产中介_VR看房

szlhxn.comjiayangdesign.com

10月22日,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已由戴威变更为陈正江。这一消息经媒体报道后,ofo小黄车官方微博发布公告,称法定代表人的变更仅是ofo内部正常的人事变动,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仍为戴威,不存在“让位”一说,同时人事变更不会影响公司的任何经营和运营。艾媒咨询分析师刘杰豪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“从我了解到的情况看,这确实是人事方面的正常变动,具体原因可能涉及ofo本身业务的拓展和布局。”刘杰豪认为在当前整体共享单车市场趋于稳定的背景下,ofo整体运营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。

生存困境据悉,陈正江2014年底加入ofo,为前五号员工,目前是ofo中国区业务主要负责人之一。北京金台(武汉)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洪伟表示,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需要公司股东或者股东大会决议通过,从这个角度看来,这实际上是对公司经营有影响的重要事项,但不能单纯从法定代表人的变更去推论公司的经营状况是好是坏。从2017年下半年起,ofo资金链断裂的消息频频传出,而最早感知到ofo变化的便是上游的自行车生产商。近日,记者来到被誉为“自行车第一镇”的天津市武清区王庆坨镇,这个曾因共享单车火热一时的小镇,如今对共享单车显得有些抵触。被问到ofo,某自行车组装厂负责人谭女士表示,“给ofo做,压不起,不给钱的,怎么做货。”她介绍现在工厂基本都不接共享单车的单了,如果是300辆左右的量,先打50%的定金,货出齐之后给全款就可以考虑。

天津市东丽区富士达分厂员工东子(化名)介绍,去年9月~11月,富士达给ofo做过组装。当时是别的厂家做架子,到富士达喷漆、组装,再运走。此外,赛飞自行车厂一名工人介绍说,他去年在王庆坨镇一家烤漆厂里做烤漆工,那一片很多烤漆厂都接了ofo的单,但很多厂因为资金问题没赚到钱,现在都不做了。ofo曾多次对自身资金链断裂的传闻予以否认,但近来ofo牵涉的三起官司在一定程度上映射了ofo的经营状况。今年7月,ofo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武汉光谷创客街区管理有限公司起诉,致使法院冻结了东峡大通在北京某银行的112.9万元存款;8月,上海凤凰自行车起诉ofo要求其支付货款6800余万元;9月,百世物流起诉ofo,索要310万元运输服务费。入局区块链此次法定代表人变更事件,另传言解读为ofo运营不善。

ofo方面对记者表示,这纯属谣言,目前公司运营正常。此外,记者还注意到,ofo近来也加入了区块链领域。5月17日,ofo宣布成立区块链研究院,在全球范围内应用区块链技术赋能大数据、物联网,企业、政府、用户等多方位主体,解决共享单车投放、调度、停放、维修等运营痛点,协助解决共享单车的城市治理难题。比原链CEO段新星对共享经济“牵手”区块链持乐观态度。他认为区块链是一项能够变革金融、科技行业、实现真正共享经济的技术,具体实现要结合物联网以及其他相关的技术。火币大学校长于佳宁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区块链和共享经济结合能够提高信息流通和资源利用的效率,让共享经济从简单的信息分享升级为价值共享。

区块链分布式记账技术可以更好地对共享单车分布、损毁的数据进行存储,智能合约技术可以实现对用户的智能化奖惩,这些技术有助于提高共享单车的运维效率,降低成本。于佳宁认为,这些从技术上来说不难实现,但需要一些比较精确的物联网设备来支持。ofo目前还只是成立研究院,可能是还要做一些基础性的升级保障。